秋水文澜

 找回密码
 请点击此处中文注册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 
总共2822条微博

秋水文澜微博

        查看: 276|回复: 3

        [散文随笔] 咸亨酒店怀旧

        [复制链接]
        发表于 2018-5-29 08:51:3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        欢迎您注册光临原创文学论坛秋水文澜,感谢您的支持和参与!

       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请点击此处中文注册

        x
        咸亨酒店怀旧

               当年在中学的语文课上,通过语文老师绘声绘色的朗读,先是认识了落魄文人孔乙己,再是记住了酒香扑鼻的咸亨酒店。对孔乙己的形象定格在“茴香豆有几种写法?”由于学生不能喝酒,对于酒香当时还没有感性认识,只有一种很空洞的幻觉,完全是摸不到看不见的概念。

               待到长大成人,就业工作后,又开始为事业奔波,为家庭劳累,虽不能说见多识广,却也是见惯了世事沧桑。孔乙己那种另外一个时代的人物早已不放在心上,朋友间偶尔在调侃场合提起一下,也只是博一笑而已;见识一下名闻遐迩的咸亨酒店,闻一下百年老店浓郁的酒香,才是久久积聚在我心头的一个愿望。于是借一次到绍兴出差的机会,和几个老友去见识了咸亨酒店的真容。那已是将近30年前的事了。

               咸亨酒店就在鲁迅故居近侧,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的游兴中走出,仅几十步之遥,就看见了“咸亨酒店”的金字招牌和落拓孔文人的古铜色雕像,还有那几间晚清风格的老房子,搅和在一起真是天衣无缝,是一点不走样的鲁迅先生文章中的格调,是极其引人眼球惹人情思的元素。跨入酒店的感觉,那就非得用震撼两字来形容了,眼前曲尺形的大柜台,盛满黄酒的酒缸酒甏,舀酒用的酒提,温酒用的爨桶……特别是直往人鼻孔里钻的曲香,印证了店堂内那块青龙牌上“太白遗风”四个大字的主题。

               门口的大堂里排放着长桌长凳, 10余张桌子已经被人挤满,外地口音的客人,估计是慕名而来以偿夙愿的,喝酒文质彬彬点到为止,谈吐温文尔雅和声细气。有几桌头戴乌毡帽的酒客一看就是本地人,喝得满脸通红,谈兴正浓,酒香四溢,令人心醉。我们走进内堂,这里摆的是八仙桌,老友们举手示意,相邀落座,在会心的笑声里,你一言我一语地点出了往日想象过无数次的菜肴:茴香豆、盐煮花生、臭豆腐,爊螺蛳。友人老张是宁波人,熟谙越地风俗,他内行地加点了霉干菜烧肉、白鲞扣鸡、鉴湖鳜鱼、糟溜虾仁等特色菜肴,说这些才是与咸亨老酒匹配的下酒物。服务员把热好的一爨桶黄酒端送上来,我们分倒在四只蓝边碗内,醇香当即扑鼻而来,诱得大家举杯动箸,桌上的气氛顷刻间就被激活了……

               这老古话说得好:老酒一下肚,闲话就要多。话题是从我身后的那幅中堂和对联上扯起的,画面上是豪饮的李太白,对联尤其出彩,上联是“酒香宾咸集”,下联是“神怡事亨通”,联中嵌有店名“咸亨”两字。博古通今的老张呡了一口酒,把咸亨的典故娓娓道来:咸亨两字出自《易经.坤卦》之《彖传》“坤厚载物,德合无疆,含弘广大,品物咸亨”句,据说凡合于此卦者,在物质和精神方面,都将顺利发展。所以唐高宗李治用“咸亨”作为其年号之一用了5年。清光绪甲午年(公元1894年),正是中日甲午战争的那一年,鲁迅的堂叔等在绍兴城内的都昌坊口开设一家小酒店,期盼能顺利发展,故取名咸亨。说到这里,老张收住话头,端起蓝边碗,喝了一口酒,不慌不忙地夹菜送入口中……我们三个人六只眼盯着他的动作转,小许则急不可耐地问道:就是我们今天吃饭的这里吗?老张摇摇头说:哪有此事?百年风云变幻,天灾人祸不断,岂有完卵之存,当初的咸亨早已不见踪迹。改革开放后,百废俱兴,1981年,借鲁迅先生诞辰一百周年之际,老店新开,至今才10年左右。因为文化气息浓厚,自然宾客云集,因为兼容并蓄开放,才能雅俗共赏,不信你们看看周围的一切。

               我们听老张之言,把目光投向四周,果不其然,闹哄哄的犹如集贸市场,喝酒的自不必说,自然是浅尝小酌,传杯递盏,直喝得酒酣耳热,把酒言欢;服务员来回奔走,上菜送酒,忙得不亦乐乎;奇特的是拎着桶瓶来拷老酒的顾客也不在少数,服务员用酒提往酒缸内一沉,拎起来就是半斤,舀好结账,无需上称。舀酒的时候搅动液面,空气中的酒香更是馥郁……喝也喝好,吃也吃好,既饱口福,更饱眼福,结账一算,便宜至极,老友们起身离座时,顿生留恋之意。

               又是十几年过去,报载咸亨酒店早已改建成绍兴首家五星级酒店,店名只改动了一个字——咸亨大酒店。就靠这一个“大”字,收到了今非昔比,鸟枪换炮的效果,大酒店为宾客精心准备了典雅致丽、温馨舒适的客房,可以让你独享至高品位;大酒店集粤菜、潮州菜、本帮菜特色,可以让你品味珍馐佳酿。我不由深深地感叹:孔家门里内斗,看来孔乙己不敌孔方兄,已经落荒而逃,再也赊不了酒,吃不到茴香豆了。我也为曾经见到过的那些吃客担忧,他们现在到哪里去喝酒呢?还能像过去一样,喝到价廉物美的酒吗?

               我怀念过去的咸亨酒店,怀念那些渐行渐远的文化因子,最终它们会成为可有可无的文化影子。






        上一篇:【笑山荡溪散文】 小读西安北院门
        下一篇:【笑山荡溪散文】王顺山 游记
        您的精彩点评是对我们最大的鼓励 www.qiushuiwenlan.cn
        发表于 2018-5-29 09:23:59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    品物咸亨,原来取自易经。
        您的精彩点评是对我们最大的鼓励 www.qiushuiwenlan.cn
    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    发表于 2018-5-29 09:24:48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    这个酒店看来百年老店了,有时间去了一定去品尝。
        您的精彩点评是对我们最大的鼓励 www.qiushuiwenlan.cn
    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    发表于 2018-10-4 11:25:10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    老三届吧?写的东西就是不同。
        您的精彩点评是对我们最大的鼓励 www.qiushuiwenlan.cn
    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    QQ|手机版|秋水文澜 ( 豫ICP备12012621号秋水文澜会员群

        GMT+8, 2018-12-16 14:35 , Processed in 0.058309 second(s), 33 queries .

        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        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    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